您的位置 主页 > 科技数码 >

九合创投王啸谈罗永浩做电子烟:有伦理风险为啥要做

  摘要:

  王啸:罗永浩肯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创业者必须是能够看清现实的理想主义者。刚开始接触电子烟时,思考完一个问题,我就判断电子烟肯定不能投。电子烟并没有被证明是一种有效帮助人戒烟的产品。电子烟最根本的问题是大家以为它没有危害,实际上或许危害比想象得大。这里面就存在对戒烟和吸烟误导,存在伦理风险的事情为什么要做?我一直坚持投资一定要有社会价值,商业价值永远是建立在社会价值之上的。

  高若瀛

  当流量被巨头把持,流量价格变得异常昂贵之时;互联网产业的另一个分身——产业互联网正在下沉B端、与不同产业节点相融的过程中,创造新的机会和产业可能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云计算、大数据、手机普及率提升以及AI技术的发展,还在起步阶段的中国产业互联网,就已经进入了快速增长期。当外部技术性力量助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,人口红利的消失,经营成本、人力成本的提高,C端机会系统性地减少,都在倒逼企业寻找持续增长的良方。

  在王啸看来,中国每个传统产业都蕴藏着巨大的机会,关键是看如何降本增效。从底层技术来讲,以数据算法和机器自动化为核心的技术创新是唯一途径。作为九合创投创始人,王啸的身上还有“百度七剑客”“技术型投资人”等标签。

  或是被行业特性所干扰,创投圈不乏张牙舞爪的投资人,但王啸显然不是这一款。投身创投圈九年,王啸周身仍弥漫着技术主义者“生人勿近”的克制与距离感。

  在风口逐渐转向技术驱动创新的今天,大量机会正不断涌现。王啸每天要做的,就是从技术的底层出发,在数据和算法中寻找价值和简单的必然。“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,企业必须精细化运营才能保持增长。”这也是王啸眼中,产业互联网生根中国并迅速生长的源动力。

  |对话|

  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巨大潜力

  经济观察报:目前中国企业服务处在怎样的发展水平?

  王啸:目前来看,中国的企业服务还没有形成头部公司,整个生态也没有完全形成。但像阿里云、钉钉、企业微信等企业级的服务公司,正逐渐形成一定价值。

  产业互联网要从横向和纵向两个角度看。按照行业链条垂直看的是给企业提供服务,交社保、发工资、帮助获客、提供客服、做营销、提供云计算都涵盖在内。纵向如沿着某一个垂直行业做全产业链的服务。前者我们投资了探迹、青云QingCloud、51社保、一流科技、安心记加班等公司,后者则投资了车集、美餐、车满满等公司,在汽车、物流、餐饮、工业制造等领域,利用其数据能力做上下游连接和赋能的部分。

  车集是一个聚焦下沉市场的汽车新零售平台,专为乡村汽贸店解决获客、车源和运营痛点,提供车源、金融产品及品牌营销服务,此外还包括提供一整套SaaS管理系统,给汽车产业在四五线城市的零售提供赋能服务。本质上看,这背后也是产业互联网的概念。

  经济观察报:为什么传统产业的升级是靠互联网企业或技术性人才推动?

  王啸:本质上看是学习曲线的问题。互联网的人学习传统产业的学习曲线相对短。传统产业的中高管年龄相对较长,学习互联网技术和产品思维比较难。局面就变成互联网人可以到处创业,形成各种战斗力,但传统产业想转型的难度更大。目前,传统企业或许会有机会,接班的第二代企业家们更容易反向做传统产业的升级,背后支撑他们的是人脉、经验和思维模式。

  经济观察报:从投资人角度看,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难在何处?

  王啸:根本原因在于小企业普遍资金紧张。这个因素在中国企业服务发展早期表现得很明显:手机和PC普及率不够,企业决策者基本不用电脑,手机也是传统功能机;企业不愿意为软件付费,以前企业上线一套服务软件,开发和维护成本都极高,少则几十万,一般都达上百万元。

  现在这两个问题都基本解决了,PC和手机已经普及,企业上云成本很低。

  掣肘产业互联网发展一个深层次原因,与中国企业两头大中间小的规模结构相关。中国超大型国有企业很多,产业流程长且复杂;同时中小企业又特别多,资金体量不够大;而中间所谓小而强的企业比较少。基于这样的市场状况,与互联网明显的头部效应不同,在企业服务领域,可能会有两三家头部企业,不会形成完全头部集中的局面。

  经济观察报:如何解决企业核心竞争力数据分享的问题?

  王啸:本质上看,这是一个服务的有效性问题以及每个玩家的议价权问题,导致各个产业的途径有所差别。数字化升级给企业带来的好处和拿出数据的风险哪个更大?如果企业很强势,议价权很大,ToB类企业很难与之对话。

  企业都有自己的数据,一般希望私有化部署。小型公司或许没有私有化部署的需求,更容易SaaS化和大数据化。所以产业玩家相对分散、品牌比较离散的行业,更容易优先实现产业互联网化。诸如一些钢铁企业巨头就很难实现产业互联网化,产业链太长也过于复杂。

  我们投资了一家给陶瓷企业提供供应链优化的信传信息,其以技术切入,提升行业的生产效率,优化供应链成本,优化天然粘土和天然矿物质的配比,使得生产出来的陶瓷不仅质量提升而且成本降低。除此之外,玻璃、服装等产业都是产业互联网容易嵌入的产业。

  经济观察报:未来机会在哪里?

  王啸:中国产业互联网可以说是全球领先的,其中包括5G技术、传感器的使用、物联网的建设、工业智能制造化机器人(14.030,-0.12,-0.85%)的发展等。产业形态比较丰富,不断催生新的机会,特别是基于产业互联网和5G技术的芯片产业链是有可能出巨头公司的。

  技术与创业者

  经济观察报:对于技术创业者有哪些发展路径的建议?

  王啸:技术主要看两个方面:一是技术解决什么问题;二是技术的成熟度能否解决这个问题。以电池为例,技术经历多年演化才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,可以被稳定的应用在新能源汽车上。一般来讲,技术有三种变现方式。首先,我能做的其他企业做不了,技术的领先性和难度是壁垒之一,品牌、市场份额、资金等渐进成为优势。第二,技术形成规模效应。比如头条的推荐技术,快速将客户积累起来形成很好的效率。第三,技术先导形成生态,围绕这个技术,吸引一群开发者开发新产品形成生态。比如云计算等技术都形成了开发者生态。

  经济观察报:九年前投资的36氪已实现海外上市,从业务角度看,当初是如何考虑的?

  王啸:36氪创始人刘成城和我是北邮校友,他其实没有媒体人的特质,更多给人一种偏向科技的极客感觉。36氪本质上不是传统媒体,我希望的效果是用不太一样的思路和打法做媒体的事。

  创业和投资圈其实也是一个产业。从方法论和管理上看,创投产业其实没有所谓的系统性和投资研究。从这个角度看,行业整体需要升级,36氪其实就是在做这件事,帮助创投行业能力升级。当然后来随着36氪的发展,他们已经不局限于创投产业,而是更广泛的针对新经济的参与者提供信息、资金、人才和商业机会的服务。在一定意义上,他们也是一家ToB的企业服务公司。

  经济观察报:罗永浩曾说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”,如今锤子手机却倒下了,如何识别一个好的创业者?

  王啸:罗永浩肯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创业者必须是能够看清现实的理想主义者。在我看来,首先这个创业者要有愿景或使命,埃隆马斯克就想把人送到火星上,做清洁能源的创业者考虑的是为全人类造福。第二要有野心,他要想着做大天花板,想摸到最高的那一块。第三要会分享,不管谁挣得多谁挣得少,都要有分享精神。第四要有学习精神,很多东西都是新生事物,并没有成功路经可循。

  最后一点是要有判断力。一个简单例子,刚开始接触电子烟时,思考完一个问题,我就判断电子烟肯定不能投。电子烟并没有被证明是一种有效帮助人戒烟的产品。电子烟最根本的问题是大家以为它没有危害,实际上或许危害比想象得大。这里面就存在对戒烟和吸烟误导,存在伦理风险的事情为什么要做?我一直坚持投资一定要有社会价值,商业价值永远是建立在社会价值之上的。

点 赞
(0)
0%
吐 槽
(0)
0%

上一篇:芯片市场回暖 英特尔能否赶上获利“顺风车”?

下一篇:贾跃亭破产计划延期:70%债权人反对破产方案

版权声明:

襄阳网-襄阳生活网-襄阳自媒体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您对本站文章、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襄阳城市网 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402530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