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科技数码 >

印度版《纸牌屋》遭遇审查,美国流媒体在印度市场受阻

  来源:全现在NOW

  作者:李玮琳

  印度一所自由多元的大学内,大学生希瓦(Shiva)脸上涂着印度教湿婆神的蓝色,大摇大摆地走上舞台,面对一群哈哈大笑的人,他正慷慨激昂地发表着有关印度政治自由的评论,还带着脏话。

  校外,一群印度农民正在游行示威,抗议政府占用农田,建造工厂和修高速公路。突然,警察向抗议者开枪,两人死亡。

  与此同时,统治印度长达15年的虚构执政党JLD,内部正在进行激烈的权力斗争。年轻人萨马尔(Samar)准备继承父亲德基(Devki)的总理职位,但是父亲并不想退休。父亲的好友、党内领导人阿努达拉(Anuradha)觊觎总理之位许久,谋杀了德基。

  上面这些情景,来自于亚马逊Prime Video政治剧《坦达夫》(Tandav)。这部试图揭露印度政治黑暗、被称为印度版《纸牌屋》的9集网剧,在上月播放后,就引起了巨大的风波。

  根据印度印地语媒体《觉悟日报》(DainikJagran)的消息,在印度的北方邦、中央邦、卡纳塔克邦和马哈拉施特拉邦,警方已经对影片相关人员提起了刑事诉讼,理由主要为“伤害印度教的宗教感情”和“引发不同团体之间的宗教仇恨”。

  压力之下,亚马逊删减了部分镜头,剧集相关人员也将面临牢狱之灾。

  进入印度市场5年后,Netflix和亚马逊等流媒体遭遇越来越多的阻碍,也想要分一杯羹的迪士尼,仅在加入分割印度市场争夺战一年后,也开始意识到,除了创作的作品容易引起官方审查之外,印度观众对订阅付费的接受度也不高。

  这些流媒体想要从印度观众身上赚钱,比最初想象的要复杂得多。

印度版《纸牌屋》遭遇审查,美国流媒体在印度市场受阻2019年11月12日,印度新德里。图片:CFP

  来自当局的起诉

  “要么禁止《坦达夫》,要么在印度禁止亚马逊Prime Video,所有印度教徒都应该停止使用亚马逊Prime Video。”

  在推特上,一些印度人如此表达对这部剧的强烈反对。

  用户@GirishC71162870表示,“禁止《坦达夫》,对造成宗教情感伤害的制片人和导演立案,不应该允许这种类型的影片。”

  这部剧引来包括印度人民党成员在内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强烈谴责。他们指责《坦达夫》的导演阿里·阿巴斯·札法(Ali Abbas Zafar)等人侮辱印度教神灵湿婆神,煽动高种姓和低种姓之间的仇恨,并藐视国家总理。

  然而,对《坦达夫》谴责的真正原因,是这部剧反映了印度莫迪政府一些鲜为人知的阴暗面。尽管札法已经表示,这是一部虚构作品。

  剧集放出后,札法迅速进行了无条件道歉,并对影片做出了“自我审查”和修改。

  “我们非常尊重民众的感情。无意伤害任何人、种姓、社区、种族等的情绪,也无意冒犯任何机构、政党或个人……”《坦达夫》的导演札法上月在推特上说,“我们感谢印度信息和广播部在此事中的指导和支持。如果剧集无意中伤害了任何人的感情,我们再次道歉。”

  剧集之外,近年来印度正在发生着一系列的政治和社会变化。上个世纪90年代,印度人民党(BJP)利用宗教动员成功建立印度教徒选票仓后,于1996年11月首次成为印度议会第一大党,并在1998年、1999年印度大选后,维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席地位,正式从印度政治边缘来到政治中心。

  2014年,在野十年后,由莫迪领导的BJP重新执掌政权,不断宣扬印度教、推崇经济民族主义和文化民族主义。

  在文化领域,近年来,印度教民族主义者严厉批评宝莱坞电影,指责电影中的描述与他们的信仰不同。

  针对《坦达夫》,至少已经有三起刑事诉讼产生,其中一项指控该节目煽动不同宗教之间的仇恨,这在印度是一项严重的罪行。在印度北方邦,由莫迪亲密盟友领导的调查团队已经传唤导演札法与他们谈话。

印度版《纸牌屋》遭遇审查,美国流媒体在印度市场受阻2019年8月15日,印度新德里,印度总理莫迪。图片:CFP

  一个巨大又复杂的市场

  对美国流媒体巨头来说,在印度取得成功至关重要。

  作为新兴市场,印度拥有14亿人口,庞大且容易打开,又对娱乐业热情很高,这让美国流媒体商垂涎。在迪士尼Plus的9500万全球订户中,印度已经占据了大约四分之一。

  2019年在印度推出的电影评论网站MUBI的创始人埃菲·卡卡雷尔(Efe Çakarel)对媒体表示,“印度是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重要国家,这对流媒体商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。”

  面对这块肥肉,流媒体们掀起了争夺战和价格战。

  2019年和2020年,Netflix在印度内容上投入超过4亿美元,快速制作出了《德里罪案》(Delhi Crime)等作品。

  作为后来者,迪士尼超越了竞争对手,此前,他们收购了21世纪福克斯。这笔交易使他们拥了印度广播公司Star和流媒体平台Hotstar,后者拥有印度板球超级联赛的转播权。

  去年4月,新更名的Disney Plus Hotstar正式推出,提供多种订阅服务,包括免费订阅,以及每年1499卢比(约合133元人民币)的套餐,套餐包括印度的一些节目、迪士尼服务和HBO,以及板球联赛和英超足球联赛的转播。

  为了抢夺市场,Netflix开始大幅降价,提供每月199卢比的手机订阅服务。亚马逊上月推出了89卢比的手机套餐,同时涉足体育直播,提供新西兰板球比赛的转播。

  然而,他们所吸引的用户数量仍然相对较少。市场咨询公司Media Partners Asia的数据显示,到2020年底,Netflix在印度的总用户数仅为450万,而其全球总用户数超过2亿。这家咨询公司估计,亚马逊在全球逾1.5亿用户中,只拥有1700万印度用户。截至去年12月底,迪士尼的Hotstar拥有约2850万名用户,绝大部分是印度人。

  除了市场反应一般,流媒体在印度还遭遇了其他阻力。

  印度复杂的政治文化已成为美国片商的最大阻碍。比如,那些让观众和影评人惊呼过瘾的惊悚片或黑色幽默喜剧,往往也会激起印度人民党的愤怒和审查。

  印度人民党正在计划出台新规定,以控制电影行业。

  印度政府拒绝了业界接受自律准则的请求。本月,一名印度人民党议员在议会警告称,Netflix等公司可能会腐蚀印度年轻人,破坏国家价值观,信息和广播部部长普拉卡什·雅瓦德卡尔(Prakash Javadekar)回应这名议员称,监管“将很快实施”,但没有澄清这些规则的形式。

  在一个订阅业务还处于起步阶段的国家,美国片商被迫推出更激进的折扣和促销活动。

  但亚马逊Prime Video的印度负责人高拉夫·甘地(Gaurav Gandhi)对《金融时报》说,“消费者真的很清楚他们想为什么付费,以及他们想从中寻找什么样的价值。”

印度版《纸牌屋》遭遇审查,美国流媒体在印度市场受阻Netflix的《如意郎君》图片:Vanity Fair

  《坦达夫》的遭遇并非首次

  2020年10月,Netflix推出《如意郎君》(A Suitable Boy),其中一个穆斯林男孩在寺庙里亲吻印度女孩的镜头,遭到了印度人民党成员的强烈谴责。

  “形势肯定变得更加严峻了。”获得过奥斯卡奖的印度电影制片人古尼特·蒙加(Guneet Monga)对媒体表示,“我们都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,印度的极限在哪里?”

  著名影评人舒布拉·古普塔(Shubhra Gupta)则表示,一旦流媒体服务发展壮大,印度将不可避免地对它们施加更大的控制。

  “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。”她说,“任何不受约束的事情,比如受众是上百万人,没有任何形式的审阅,对印度来说都不可能持续。”

  在谈到《坦达夫》的争议时,上文提到的亚马逊Prime Video的印度负责人甘地表示,亚马逊“致力于在向观众提供高质量内容和为创作者提供自由之间,提供平衡,同时尊重印度法律和文化敏感性”。

  对《坦达夫》的高压政策,引起了业内人士对侵蚀言论自由的担忧。此外,他们还担心,这可能还会带来商业风险,因为自我审查会损害美国公司的声誉,并限制他们的创作自由。

点 赞
(0)
0%
吐 槽
(0)
0%

上一篇:因违反“禁止煽动暴力”规定,缅甸军方页面被Facebook删除

下一篇:电竞人可评高级技师职称,业内人士:将为电竞行业注入强心剂

版权声明:

襄阳网-襄阳生活网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您对本站文章、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襄阳城市网 版权所有  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87号 京ICP备14025304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