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科技数码 >

阴霾下的复工首日:疫情改变了工作地 没改变KPI

  杭州对于复工这件事有比较明确的规定,公司在2月10日之前也曾向监管部门申请过,但未被通过。当时,公司人事给出的通知是,不仅复工要提前申请,而且进出公司园区也需要公司开证明。

  当时,公司人事给出的复工时间分三个时间点,分别是10号、17号、24号,但目前看情况已经无法按计划复工了。

  自己虽然到了国外,但是即便疫情这么严重,也没有感觉到外国人因此对中国人区别对待。倒是美国的华人圈子反应比较大,各种抢购口罩,导致我在的那个town,一次性口罩的单价被抬高至了60美金/包(一包50个)。相比之下,别的城市只要十几美金。

  而且,自己刚落地那几天,得了咽炎,害的自己和家人都很担心。

  目前,即便公司复工,自己也回不去。因为,由于疫情的问题,“美国政府的travel advisory,对中国是level 4, 不要旅行”(文本来自机翻)。说白了就是航空管制,航班不是减少,就是全部停运。

  因为公司在杭州,所以我们用的是钉钉。因为我有时差,所以工作效率并不高。而且,互金行业在国内已经快低到尘埃里了。别看因为疫情,很多公司瞅准用户不能出门的机会,疯狂打广告,互金公司可做不了太多事情。

  不过,我们公司还是在疫情期间捐赠了包括口罩在内的一些防疫物资,而且还招募了一些志愿者,算是做过贡献了。

  别的同事我不太清楚,但是对于我来说,现在还是有种没有上班的感觉。工作之余,自己制定了比较严格的计划,包括规律的作息、运动健身、学习英语,还会陪着自己的外甥女去上兴趣班。下一步,准备再学习下摄影和剪辑。

  我本身是武汉人,疫情让我这个春节无法回家。现在想想,这十几天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太魔幻,太意想不到了,我恐怕此生都不会忘记这个最不像春节的春节。

  目前公司仍然要求在家办公,但对于我来说,宁愿选择去上班。自从实行远程办公以来,自己最晚加班到三点,最早五点起来过,原本固定的工作时间早就模糊了界线。

  不过,这也不完全是坏事。我一直很担心武汉的家人,心情也随着前方的消息大起大落,甚至在大年初一的早上还偷偷哭过。而繁重的工作比较好的让我转移了注意力,我也在慢慢适应这种禁足的生活。

  说禁足真的不为过,我现在基本不出门,除非是买一些必要的日用品和瓜果蔬菜,连垃圾都是两天一倒。

  现在,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可以早日见到父母。

  我是黑龙江齐齐哈尔的,但滴滴在春节期间没有停运,所以我选择留在北京继续开滴滴。不过,因为是春节,而且又爆发了疫情,所以单量少的可怜。平均一天也就十几单,去掉平台抽成,也就赚300多。再去掉油钱、房租、基本生活费,也就能保个本吧。

  而且,最近这两天,北京的蔬菜价格涨了不少,我光买菜就要花掉五六十块。想想之前单量比较多的时候,一个月能有一万的收入,再不济也能有个7000元。可现在是啥行情啊,早知道这样,就不留在这了,把车过户,回东北老家过年。

  2月10日是复工第一天,但是单量依然没有好转。现在这种形势下,能开车的开车,能坐公交地铁的坐公交地铁,还有很多在家里办公的。

  虽然单量不咋地,但是滴滴对我们司机还是很照顾的。我们这些滴滴司机,可以在每个区域的固定点进行消毒,而且是定时定点。另外,滴滴还说,如果遇到不带口罩的乘客,可以拒载。

  我开滴滴有个两三年吧,是和别人合伙在平台上租的车,年前就开着车回山东老家了。我和合伙人约定的是初六回北京,毕竟是租的车,每天都有份子钱。

  初六的时候,我老家这形势还没那么差,全市的范围内也就出了十几个,我在的县城还有下面的村镇都还没有封路封村,所以我就比较放心的回北京了。

  回去之后可不得了,我租住在顺义的那个村里已经围上了铁皮,我大白天的进去,检查的人一看是外地的,死活不让进。我在外面等了五六个小时,抹黑溜进去了。进去之后就犯难了,没吃没喝还不让出去进来的,还不如回家。所以,第二天一早又开车回老家了。

  这个决定让我感觉很庆幸,回来没几天,县城里出了一例,从县城到下面的村镇全部实行了封堵措施。之前在北京每个月最少也能净挣个六七千,现在只能看着车每天白白的花钱。但是,还是命要紧。

  其实我年初八就回来了,坐火车回来的。抢票难倒是没觉得,车上人特别少,平均一个人两三排座位了。听说是12306特意控制售票,避免人多,来回路上测了好几遍体温。

  当时还是说延迟到2月10日再复工,不过当时是要求可以远程办公,不用回北京,但领导还是建议我早回来,以免开工回不来。

  后来回公司复工时间又往后推了一周,要求是在公司驻地远程办公。回不来的要扣工资的,实发60%,我们这种社畜哪敢不回来。复工后,上下班会选择网约车、出租车。

  回来的要轮流去公司值班,第一天我去的,公司没几个人,也就不到十个吧。上班其实谈不上释放压力,我在家也没觉得压抑感,平时就比较宅。再加上我们也没严重到不让出家门的地步,我还是会偶尔出门买菜买东西的。所以感觉还好,也就是正常心态吧。

  复工的话,现在北京的情况应该还好,基本上每个小区都严格检查出入人员的体温。而且,很多小区只允许住户进入。因为我们公司还没有通知回公司的时间,所以目前我不太担心外出。未来上班的话,我会开车,堵点就堵点吧,目前不敢冒险搭乘公共交通工具。

  最近确实看到不少中小企业发展不下去的消息,但我们公司在疫情中应该没有什么损失,反而有不少项目为大家的宅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,吸引了不少用户的关注。

  我们公司是临时通知要延期复工的,而且没有给出具体的截止时间。不过,我本来就没打算这么早回去,这种形势,谁敢回?

  其实,我有计划这周末回去,但是最近我租住的那个小区出现了一例,太TM吓人了。不过,相比疫情走势,我更关心我的年终奖,公司到现在都没给个明确的通知。

  而且,远程办公一点也不轻松。公司目前使用的是腾讯会议,进行线上会议。所以公司规定了早中晚三个时间点视频打卡,我自己又是技术人员,加班更是常事了。就在上周四,我自己还熬夜测试了系统,快顶不住了。

  最关键的是,远程办公连加班的概念都模糊了,以前十点后算加吧。现在,24小时都算正常工作时间。别说餐补了,吃饭的时候都可能“拉壮丁”。不过,毕竟在家,偶尔偷懒还是有的,但无非就是打打游戏。而且,公司也没有刻意增加工作量或提升考核难度。

  我一个在郑州的朋友,公司直接明确要求,远程办公的员工只按照最低标准发放生活费。和他相比,我已经很幸运了。但更幸运的是我老婆,她就职于一家互联网众筹平台,公司是项目制,完成规定的任务就可以。既不需要打卡,也不经常开视频会议。

  在中国,企业、员工千千万。五湖四海的人,汇聚在一个屋檐下,或悲、或喜、或怒、或理解,都是他们的客观遭遇的体现。是坚持利益,还是衡量责任感与温度,都是管理者的事情,员工只能被动接受。

点 赞
(0)
0%
吐 槽
(0)
0%

上一篇:彭博:阿里巴巴或将被排除在港股通之外

下一篇:疫情之下各行业百态:年轻人宅不住了 渴望上班!

版权声明:

襄阳网-襄阳生活网-襄阳自媒体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您对本站文章、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襄阳城市网 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402530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8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