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主页 > 科技数码 >

武汉幸运者自述:我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

武汉幸运者自述:我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

  文/昭晰

  这是一篇来自武汉本地人后觉的自述,他有两位同事确诊,岳母确诊,自己也高烧不下。在确诊与否、能否被医院收治、亲人的生命能不能得到保障的不确定性之间,他感受到了在这场疫情当中,每个人都面临过的无助、质疑与恐慌。

  在漫长的十几天里,他的无助、质疑与恐慌几次被推翻,被打破,被抚平,最终复归平静与信任。他是幸运的。

  他可能只是这场疫情里的一个小小侧影,他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。

  “最初,我不敢去医院。”

  作为一个普通的武汉市民,其实1月10几号,就听说华南海鲜市场有一种新的病毒爆发,但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,也没人当回事。

  22号的时候,铺天盖地的消息来了。晚上,官方宣布23号早上武汉封城。

  既然情况严重到要封城,那不管后面传出什么消息我都不意外了。所以23号一早,我赶紧去把独居的外婆接到我家来住。

  当时通知10点封城,但城里还可以开车。我十点左右接外婆,路上已经没什么车了,感觉些凄凉。

  外婆住的地方没有暖气,我帮她搬了几趟东西,估计着凉了,喉咙不舒服。回家吃完饭,我开始头痛,怀疑自己发烧了。最开始老婆还不信,结果拿红外体温枪一测,39.5度。

  老婆出门帮我买药,发现药店里所有网上传闻有用的药都卖完了,酒精、莲花清瘟、奥司他韦,所有跟病毒沾边的都买不到,她只能给我买了退烧药回来。

  吃过药之后,我退烧了,于是当晚就继续和老婆孩子睡在一个房间。

  24号,大年三十。我起床一量体温,还是高。我太后悔了,后悔自己前一天晚上居然没和老婆孩子隔离。我们的孩子是一对很可爱的双胞胎,才四个月大。

  接着,我听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:我有一位同楼层的同事确诊了。

  那个同事十几号就从武汉走了,去南京亲戚家玩,这是提前计划好的事情。到了那边之后,听说武汉封城了,虽然她什么症状都没有,但还是主动去医院拍片,发现肺部已经病变了。

  外地的试剂盒没有武汉紧张,所以她在南京做了试剂盒,确诊之后很快就被收治了。之后,她主动上报了公司,公司也及时告知了所有同事。接到通知时我恰好高烧不退,一下就慌了。

  相关部门的应对措施是照情况发展逐步进行的,在23、24号的时候,武汉只有7所医院接收疑似新冠状肺炎的病人,其他医院是不收的,导致所有人都涌向了那七家医院。

  网上有人说,医院里人满为患,拍片抽血要等八个小时,试剂盒还不够。有人说等一宿都等不到,去了也白去,可能没病的人去了医院都熬出病了。也有人说“死在里面”这种话。我不敢去医院。

  所以我就让外婆从书房搬出来,我自己住进去,封闭起来,吃药、吃饭、喝水都是家里人送到门口我再端进去,接触的全程我都戴着口罩,小心防范。

  我在网上查了新冠的病症,新冠患者一般发烧不是高烧,是37.8-38度左右,也不会有普通感冒的症状,比如打喷嚏流鼻涕。

  因为自己的体温、症状都和网上说的一模一样,所以我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但我还是没下决心去医院。因为本地有一些微信群,还有网上的一些消息,都很乱,我心里还是很害怕。

  后来,坏消息传来:又一个同事被判定为疑似。当时武汉是没有条件确诊的,疑似就意味着基本确诊了。

  一个楼层两个同事确诊,平时都和我有接触,我自己还在发烧,我瞬间心理崩溃了,生理上也顶不住了。

  吃完晚饭之后,我想了一下,还是要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新冠状肺炎,如果不是那大家都好,如果是,我已经和家里人在一起好几天了,会不会传染?至少心里有个防备,后面谁要是再发烧了就赶紧治。我要对家人负责,孩子还那么小。

  我是一名兼职的网文作者,我把40多万字的存稿、账号密码全部都发给另一个作者,还简单敲了个文档,告诉他怎么更新。账号对于一个网文作者来说,就相当于全部身家了。里面可以看见过往的发稿记录、阅读量、粉丝数,非常珍贵。但我顾不上了。

  我出家门的时候,老婆和老妈都把孩子抱出来看我一眼,好像送终似的。

  我和家里人说,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我可能去了就回不来了。老婆安慰我说,去了不回来是好事,说明把你收治进去了。

  然后我就拿上银行卡,戴上帽子,顶着高烧,自己开车去了同济医院。当时完全没想说,万一住院了,车丢那儿了怎么办,就去了。

  “医生说我不是肺炎,我怕他骗我。”

  同济医院的人没有想象中多。

  当时同济还不是定点医院,国家规定是不收肺炎病人的,但同济也开了发热门诊。加上当天是年三十,人虽然也很多,但比网上说的少,应该也比定点医院少。

  真的到了医院,整个氛围给人冲击力很大,比照片上更直观。

  所有医生护士都穿得和生化危机一样,从头裹到尾。当医生穿成那样站在你身边的时候,真的很吓人,你就觉得自己肯定是中了病毒了,是个病人。

  但是医生护士都很热情。

  先给我量体温,医生说量体温最好是用腋下的水银体温计,比较准确。果然,量出来是39度,但我用红外枪连续好几天在家量都是38度左右,就特别像网上说的低烧症状,实际上很可能一直都在39度以上,就不太符合这次肺炎的症状。所以大家一定要用准确的体温计量。

  然后他跟我交代了几件事情,首先是确诊很难,只能看拍片子的结果,看肺部有没有感染。

  我就问医生,如果感染了怎么办?

  医生说两个办法,第一种,你如果是轻症,觉得自己顶得住,建议你拿上药,回去自己抗。病毒没有特效药,基本上还得靠自己。被收进医院,也只是相当于提供了一个寝室。

  第二种,你拿着拍好的片子去指定的医院,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替你们做的,那边拍个片子可能要8个小时,这边快很多。

  然后我说好,就去拍片,当时说拍片要等1~3个小时,我就在那里等。

  当时的说法是这种病毒怕热,所以整个发热门诊都把温度开得很高,用空调还是其他的加热设备,整个环境大概达到了30多摄氏度。

  医生们都穿得特别厚,你可以看得到他们在流汗,但是他们没办法喝水。我问了下,他们大概要工作连续6~8个小时都不能喝水。

  谁是谁也看不清楚,只能在背后写名字。医生跟我说,你看我背后的名字,或者记住我的座位,我就在这一片,拍完片子来找我就行。

  我特别要说一下,武汉同济医院发热门诊服务非常热情,而且流程清晰,等了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拍片和抽血。

  等结果的时候,有不知道是外卖小哥还是热心市民给医护人员送夜宵过来。一个大个子提着很大很大的袋子,里面都是那种塑料饭盒,一盒一盒装好的。有一盒我能看出来是水果,花花绿绿的,另外一盒就不知道了。

  他到前台放下袋子,跟医生说:“辛苦了,新年快乐。”就要走,护士跟他说,不用了不用了,我们这边吃不了,也没办法吃,你看我们穿成这个样子,也不可能解开口袋吃的。

  但是大个子又说了声“谢谢”就走了。医生没办法,就把所有东西送到隔壁楼的急诊科去了。

  等了一个小时之后,我去拿了片子。医生说你比较幸运 ,目前看来你的肺部没感染。

  当时我特别高兴:“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?”

  医生说你扯淡你还回去,发烧39度,虽然不是肺炎,但你也得搞清楚你到底是什么烧,是个病就得治。

武汉幸运者自述:我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 统一隔离的党校门口

  住进去的第一天,十点钟才送来早餐,三餐的时间都很滞后,伙食也不好,有个医生过来量体温,但体温高、发烧也没办法,没有后续。

  这时候有人说,可能隔离就是等死吧。

  但是第二天,伙食就准点到位了,也开始有人负责把病人带到医院去测试、打针、开药。

  前后差不多10来天,我丈母娘已经退烧了,她已经挺过来了。社区说还再让她隔离几天,如果后面观察没事了就可以回家了。 但党校里面还是有很多人还在发热,社区也在定期带他们去医院打针。

  我觉得社区的处理还是比较妥善的,虽然一开始很乱,但是每一天都比之前好太多了。

  这种集体隔离保证了发热病人和家里隔开,至少把岳父还有老婆姐姐一家给隔开了,要不然普通家庭,真的不是说想隔离就有个空着的房子能隔离的。

  像我那样自己在家里一个小房间隔离,做得很不充分,至少上厕所得出来,有时候拿个饭,免不了还是有一些接触。

  说实话,这么大的疫情,这种突发性的情况,没有人能料到。网上传的乱七八糟的,说相关部门处理得不是很妥当,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得,得不到确诊,床位不够。

  但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是,每一天都会得到改善,而且每天起床都能听到好消息,我觉得换别的国家不可能有这样的效率。

  “疫情结束之后,想逛街,聚会,吃热干面。”

  因为家里东西实是没东西了,就去了趟超市。

  现在看超市的情况,水产是全部没有的,只有冻海鲜,新鲜的活鱼是真没有。肉是有的,冻肉,据说是战备的库存,冻得邦邦的那种,价格不贵,还比正常的肉便宜。但是品类不多,你不能去挑剔说我要个里脊肉,那可能是买不着。

  蔬菜种类也蛮多,但也不能挑品类,你不能说,我今天非要买西红柿,那是买不到的。但正常的时令蔬菜,七八样肯定是有的。 饼干、泡面、盒装牛奶这种非生鲜类的食物,都是充足的。

  超市10:00开门,我9:50到的,排了一会儿队,但是进去之后就还好,没有太多滞留现象,什么东西你稍微排一下就能买到。

  我要给孩子买奶粉和纸尿裤。奶粉家里还有,估计还能管40天,超市里奶粉也还很多;纸尿裤合适的尺码基本都卖完了,我拿四个牌子凑的,买了四包,够两个娃用大半个月,后面准备手洗尿布了。

  出了超市,看到排队的人更多了,已经绕着超市拐了一个弯。

武汉幸运者自述:我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

  现在每天在家就是测体温,正常生活。然后自己找点乐子,在客厅、阳台走动一下,反正尽量不出去,不给社会找麻烦。

  我妈每天除了帮忙带带孩子以外,有点空就会跟几个在武汉的亲戚视频、电话,每天都会轮一圈,说起来就没个完。

  我自己的工作也不能完全不做,因为我们做的是保障性工作,每天起来还是要看看群里有没有突发状况,业务有没有问题。

  有一天我老婆跟我说,她实在是闷得不行了,我说你想干嘛?你可不能出去。她说要不她把车开到小区外面转一圈,正好那个车长期不开电池会亏电,权当热热车了。

  她就直接到地下车库拿了车,开着围小区转了两圈,没下车,10分钟就回来了。我有很多同学也是这么干,实在闷得不行了。

  后来几天,小区物业已经帮忙联系菜和肉直接送货到小区了,很多业主有渠道,帮忙联系,再以小区为单位申报,给批文让送进来,我给你看个价格,还挺公道的:

武汉幸运者自述:我看到了风暴眼中的希望

  前几天有人联系了大量冰糖橘送过来,一份四十斤,一百元。

  然后现在本地的快递,顺丰是可以送货的,只是不送上门,送到小区门口,我们自己去拿。我想试试孩子现在吃的那种海淘的奶粉还能不能送来。

  总体来说,我觉得不至于那种闹饥荒的程度,就是比起正常的生活来说肯定麻烦很多,但还不到断粮断水这种状况。

  疫情结束之后,想逛街,聚会,吃热干面。想上班了,真的。

  武汉这个春节虽然惨淡,但很坚强。

  *受访人线索来自咪咕阅读“抗击疫情,我们在一起”公益征稿活动。

点 赞
(0)
0%
吐 槽
(0)
0%

上一篇:固定搭档拼车!嘀嗒出行:为用户提供抗肺炎保障金

下一篇:蚂蚁金服调研:8成小店遇资金缺口 7成认为可渡过难关

版权声明:

襄阳网-襄阳生活网-襄阳自媒体收录的所有新闻与图片资源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果您对本站文章、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,请立即通知我们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襄阳城市网 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402530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87号